当前位置:历史网 > 历史故事

光绪皇帝死因之谜
来源校讯通历史网| 2020-01-14 10:16:59 发表| 分类:历史故事

慈禧光绪死因

淸末光绪三十四年十月二十一(1908年11月14 日)傍晚(酉刻),三十八岁的光绪皇帝载湘,躺在冰凉 寂静的中南海瀛台涵元殿内,满含悲恨地离开了人间。世 事竟是如此凑巧,就在他死去的第二天下午(未刻),他 的母后兼政敌一一操纵清末政权几达半个世纪之久的慈禧 皇太后那拉氏(以下简称西太后或那拉氏),亦病死于中南海的仪鸾殿内。皇太后与皇帝这母子二人,在不到二十 四小时之内相继谢世,而他们二人生前的关系又是如此对 立和微妙,这不仅在清代历史上所未有,亦为中国历史上 所少见。

所以,消息传出,顿时成为当时中外的要闻,各 种评论和猜测 亦随之而起。由于光绪帝生前的坎坷遭 遇,人们的同情无疑大都在他的方面,许多人都怀疑他是 被谋害而死的。至于光绪帝究竟是被谁所害,以及如何谋害而死的具体情节,则又传说各异,莫衷一是。

有的认为,西太后在临死之前,自知即将不起 不愿 她的政敌光绪帝在她死后再掌朝政,于是令人将光绪 帝先行谋毙。持这种说法的,以恽毓鼎的《崇陵传信录》 及徐珂所编的《清稗类钞》中的记载为代表,流传比较广泛;另有人认为,是西太后的亲信太监李莲英等人,平日 里狗仗主势,经常中伤和作弄光绪帝。他们怕在西太后死 后光绪再操权柄,会不利于他们,所以就先下手为强,在 西太后将死之前,先将光绪帝害死。持这种说法的,以英 国人濮兰德、白克好司的《慈禧外纪》及德龄的《瀛台泣血记》内所记述的为代表,传播也十分广泛;还有人认 为光绪帝之死与袁世凯有关。

因为袁世凯在戊戌变法时 辜负了光绪帝的信任,并最终出卖了他。袁担心一旦西太 后死去,光绪帝不会轻饶了他,所以就借进药的机会,暗 中下毒,将光绪帝毒毙。这种说法,在当时宫内太监中间 流传,溥仪在《我的前半生》一书中有所记载。还有的 人,虽不能肯定是谁害死光绪帝的,怛却肯矩地说光绪帝 确是被害而死的。有一位名叫屈桂庭的医生,曾在《逸 经》杂志第二十九期上发表文章说,他过去曾亲自为光绪 帝治过病。他说在光绪三十四年十月十八日最后一次进宫 为光绪帝诊病时,发现光绪帝本已逐渐好转的病情却突然 恶化,在床上乱滚,大叫肚痛。三天之后,光绪帝就去世了。他的这篇文章,影响颇大。

由于有了种种传闻,遂使光绪帝之死成为晚清历 史上的一大疑案。而且,因为这一疑案是发生在皇宫内 廷,人们无从知道它的真实内幕,所以数十年来这一疑案 始终悬而不决。正如《清室外纪》一书所说:皇帝宾天之 情形及其得病之由,外人无由详知关于太后、皇击同 时而崩,北京城屮,言人人殊,然欲查其原因,则实毫无 线索。

时至今日,对这一疑案进行比较深入的探讨,已具备 了一定的条件。因为在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所藏的清宫医 案(也称脉案)中,已发现了大量的光绪帝的病案。其 中既有当年宫内御择们为光绪帝诊病用药的档案,也有光 绪帝本人为使御医们知其确切病史病状而口述或亲书的 病原,尤其是光绪帝临死前半年的脉案保存得相当完 整。这些珍贵的原始诊病记录,应是研究和有助于揭开光 绪帝生前病状及死因之谜的重要而可靠的依据之一。

根据这些脉案,笔者作了认真分析,并请教了有关 医学专家,得知有关光绪帝生前的病状和死因,大致有如 下几点:

首先,光绪帝载湘所以会在壮年夭亡,与他一贯体质积弱,自幼失于调养极有关系。据其脉案及病原记 载,他自幼多病,且有长期遗精病史,身体索质甚差。如 光绪帝在三十七岁时亲书病原说:遗精之病将二十年, 前数年每月必发十数次,近数年每月不过二、三次,且有 无梦不举即自遗泄之时,冬天较甚。腿膝足踝永远发凉稍感风凉则必头疼体酸其耳鸣脑响亦将近十 年。腰腿肩背酸沉此病亦有十二、三年矣。另 据光绪十年、十二年的脉案记载,当时他常患感冒及脾胃 病,用药十分频繁。这充分丨正明早在少年之时,光绪帝就 因身体痿弱,失去抵抗病菌之力而多灾多难。这些档案己 载与时人传闻及一些文献中所记述的情景颇为相似。究其 原因,光绪帝的先天条件姑置勿论,而与他幼年及少年时 期的身世处境恐怕很有关系。

光绪帝虽与西太后有母子 的名份,实际上他并非西太后所亲生,而原是清皇室近支 醇亲王奕環之子。他之所以能入承大统,一方面是因为西太后亲生之子同治帝十九岁时夭亡,没有子嗣继承皇位,更重要的还是因为西太后权欲薰心,想立一幼君,以便再 次有机会垂帘听政。所以在同治帝死卮,她压制众论,一 人作主,使其胞妹(醇亲王福晋)的儿子载湘得以入宫为 帝。但载湘毕竟不是她所亲生,进宫时才只四岁,而西太 后H常醉心于弄权施政,根本无心顾及幼君。尤其是在东 太后慈安死后,光绪帝实际上是在孤独中成长,不仅要遵 守各项宫廷礼节,而且经常受到西太后的严同训斥,从而 失去了童年的欢乐。至于饮食既乏人悉心照料,寒暖更无随时关怀。

因而他从小心情抑郁,精神不快,造成身沐 积弱,难以抵挡疾病的侵袭。天嘏著的《满清野史》书 中,曾引据光绪帝身边的太监寇连材的宫中日说:凡人当幼时,无不有父母以亲爱之,顾复其出入,料理其饮 食,体慰其寒燠。虽在孤儿,亦必有亲友以抚之也.独皇 上无人敢亲爱之。该书中又说:然则载滟自十余龄后,M 为天子,曾不及一孤儿,后之患痼疾,即由少时衣食不节 使然。所谓太监寇连材的宫中日记究竟有无其事,尚有 待证实,但上述内容与《崇陵传信录》中所述的:缅维先帝,御宇不为不久。 无母子之亲,无夫妇昆季之爱,无臣下侍从宴游暇豫之乐。平世齐民之福,且有胜人之尊者却大致相似。这说明光绪帝由于自幼在西太后的 控制下,失于调养照料,以致体质孱弱,留下了日后的病 根。

其次,成年以后的光绪帝,体质虽未见好转,遗精及 腰背酸沉等病仍在继续。但从病案记录来看,在光绪十五年至二十四年之间,其诊病吃药的次数却相对有所减少。

然而到光绪二十四年末及二十五年以后,他的病情却突 然加重,体质直线下降。据当时脉案记载,其病状纷纭,非常复杂。如光绪二十五年正月初二日的脉案写 道:皇上脉息左寸关沉弦稍数,右寸关滑而数,两尺细 弱,沉取尤甚。面色青黄而滞,左鼻孔内肿痛渐消,干燥 稍减,时或涕见黑丝。进膳不香,消化不快,精神欠佳,肢体倦怠。下部潮湿寒凉,大便燥结,小水频 数时或艰涩不利等症。本由禀赋虚弱,心脾欠虚,肝阴 不足,虚火上浮,炎及肺金,木燥风生而动胃火使然。

慈禧光绪死因

这种病状本来还并非不治之症,但迁延日久,长期损害身 体,后果病状就日渐严重。所以,到光绪二十六年以后的 脉案内,就有其病已深入五脏,气血双亏的记载,病势 开始严重。从现代医学角度来分析,光绪帝此时已患有严 重的神经官能症、关节炎或骨结核以及血液系统的疾病, 以中医而论,已属痨瘵范畴。

光绪帝的疾病为什么在成年之后会有近十年的缓和, 而到二十八岁以后却又急转直下呢?根子固然在于幼年时 留下的病因、佰成年以后光绪帝的政治遭遇对他精神方面 的影响,也是不可忽视的因素。自光绪十五年(1889 年)他成年并举行大婚典礼后,西太后迫于祖制,只好 宣布归政于皇帝、自己退居颐和园去颐养天年 但此 时的西太后年仅五十有三掌权已逾二十年,权欲之心与 曰俱增,岂皆甘心退怵赋闲。所以她虽然表面退居养老, 实则仍在颐和园作祟弄权。她一方面限制光绪的权力,重 要军国大事均要渠承她的懿旨去办理;一方面又派亲信暗 中监视光绪帝的举动,竭力要使光绪帝就范成为傀儡。

但 年青的光绪帝有他自己的想法和做法,他不愿受制于母 后,又在他的汉人师傅及具有改良思想的朝臣们的影响 下,力图在政治上有所作为,以挽救他那岌岌可危的政 权。所以在他亲政后不久,就一心想改革政治,富国强 兵,振兴朝政。西太后深恐光绪帝改革政治的成功会威胁 她的弄权;那些守旧的亲贵重臣也怕光绪帝在改革政治中 危及他们的地位,于是纷纷投靠西太后并竭力挑拨他们的 母子关系。这样,朝臣内出现了后党与帝党,双方 展开了激烈的斗争。所以,绪帝亲政的十年,是他与西 太后进行政治和权力斗争的十年,从中日甲午战争到戊戌 变法运动,双方矛盾斗争日益尖锐化。

光绪二十四年八 月,在以西太后为首的顽固守旧势力的反对和镇压下,变法运动最终失败,主张变法的帝党朝臣被杀被逐,光绪 帝本人亦被囚禁瀛台,失去了自由。西太后重新出而训 政,多方凌辱折磨光绪帝。起初有加以谋害之意,而后又 想废立。光绪帝亦知其险恶用心,日夕惊忧而又无可如 何,只能提心吊胆,任人处置,坐以待毙,因而曾哀叹: 朕并不如汉献帝也!(见《崇陵传信录》)在这种长期的急怒惊心的处境下,终于精神崩溃,旧病复发,日趋沉疴,再也未能康复。由此可见,光绪帝自幼年体弱多病, 到青年以后的病入痨瘵,都与他的政治处境和精神因素密 切有关。可见西太后的所作所为是光绪帝致病的重要原 因。

即便如此,仅从光绪帝临死前的脉案及他自书的 病原来分析,却又不能肯定说西太后是直接谋害光绪帝 的凶手,光绪帝也不像是被人谋害而暴死的。因为从光绪二十五年前后,光绪帝的疾病突然恶化,日趋沉重,从未 好转。到光绪三十四年春季以后,已是病入膏肓,危在旦 夕,不必他人谋害,也是必死无疑。这有大最医案可以作 证。

如从御医曹元恒在光绪三十四年三月初九H所写的医 案内可知,光绪帝在临死前半年内,病势已十分严重,肝 肾阴虚,脾阳不足,气血亏损。在治疗上已是寒凉药及温 燥药均不能用,医生们已束手无策。到光绪三十四年五 月,御医陈秉钧更在脉案上写有:调理多时,全无寸效之语,说明御医们对光绪帝的沉疴已无能为力。延及当年九月,光绪帝之病更加复杂多变,脏腑功能已经全部 失调,死亡只是时间问题了。从当时御医们的用药情况来 看,也主要是敷衍一时,回生乏术了。

光绪帝本人对自己病情日益加重也十分着急,在他亲书的病原中,一再指责御医们无能。光绪三十四年五月 二十六日,他因自己的病虽屡易方药,仍厲加重而斥责 御医们总系药不对症和草率立方。七月初八日,他诉说自己:病势迁延,服何药总皆无效,且一症未平,一症又起。七月十七日,他责备御医服药非佰无功,而且转增,实系药与病两不相合,所以误事!八月初七日,他更 申斥御医是:每次看脉,忽忽顷刻之间,岂能将病详细推敲?不过敷衍了事而已。素号名返,何得如此草率!等等。这些斥责言词,在他的病原中经常出现,反映了他 当时焦躁绝望的心情。这说明恽毓鼎在《崇陵传信录》中 所谓:戊申秋,突传圣躬不豫,征京外名医治之.请脉 时,上以双手仰置御案,默不出一言,别纸书病状陈案间。或有所问,辄大怒,或指为虚损则尤怒的记述,确有可信之处。

关于光绪帝在死前数月其病就已无望的问速,还可以 从当时的江苏名医杜钟骏所写的《德宗请脉记》一书中得 到印证。杜钟骏是在光绪三十四年七月以后被征召到京专为光绪帝治病的。他在七月十六日第一次入诊后,立即对 吏部尚书陆润痒说:我辈此来,满拟治好皇上之病以博微 名。及今看来,徒劳无益。不求有功,先求无过。 可见早在此时,杜就认为光绪帝的病已救治无望了。

光绪帝临终时的病情,对于他的死因更能说明问题。 从脉案来看,大约是在光绪三十四年十月十七H前后, 光绪帝的病情进入危急阶段。十六这天,他出现了肺部 炎症及心肺衰竭的临床症候,危急万分。第二天有三名御 医人诊,其中就有杜钟骏,他们一致认为光绪帝已是上盛 下虛;元气大亏,病势危笃已极。据杜钟骏事后的描述是:皇上气促口臭,带哭声而言曰广你有何法救我?予 曰:皇上大便如何?皇上曰:九日不解,痰多气急心空。复退至军机处拟方,予案中有实实虚虚,恐有猝脱语。继大臣曰:你此案如何这样写法,不怕皇上骇怕么? 予曰:此病不出四日,必出危险。此后变出非常,予不负责,不能不预言。。

到十月十九日,光绪的病象已呈现中气虚损,不能 承领上下,以致上而逆满喘咳,下而大便不行。清气不 升1浊气不降,而通体为之困乏矣!此时-御医们一致 甚感棘手。十月二十日,光绪帝已是因睑微而白珠 露,嘴有涎而唇角动,这是现代所谓的中枢神经症状,说明已危在旦夕。十月二十一日子刻(夜半),他开始进 入弥留状态,脉息如丝欲绝。肢冷,气陷。二目上 翻,神识已迷。牙齿紧闭,势已将脱。到此日午刻,则 脉息若有若无。目直视,唇反鼻扇,阳散阴涸之象出 现。延至酉刻,终于龙驭上宾,与世长辞了。

综观光绪帝的一生,他是在生活上的孤独凄凉、政治 上的忧患失望以及身体上的病魔缠绕中度过的,而且三者 相互影响。查究他的死因,是属于虚劳之病日久,五脏俱病,六腑皆损,阴阳两虚,气血双亏,终以阳散阴涸,出 现阴阳离决而死亡。从现代医学上来分析,则主要是肺结 核、肝脏、心脏及风湿等长期慢性消耗性疾病,导致r抵 抗力的下降,出现了多系统的疾病其直接的死亡原因, 可能是心肺功能的慢性衰退,合并急性感染所造成。

从光 绪亲书病原及典脉案一所载的病因病状及死状来分析, 他自病重至临终之时,其症状演变属于迸行性加剧,并无 特殊异常症状出现,既无中毒或其他伤害性的征象,也没 有突然性暴亡的迹象,应该是属于正常的病亡。当然,上述结论,仅仅是笔者洋细分析了梓案文献记载后所得出的 初步结论,至于在档案记载之外,是否另有难以作正常推 论的奥妙,这就不是本文所能断言了。


历史最新文章
历史故事最新文章
历史视频
学科中心
栏目列表